※会议信息※

海外图书馆与国内出版社的对话

——2013中文数字出版与数字图书馆国际研讨会侧记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  发布时间:2013-8-29 7:50:49  作者:王玉梅

 

  由清华大学图书馆、敦煌研究院、香港大学图书馆、中国学术期刊电子杂志社联合主办的2013中文数字出版与数字图书馆国际研讨会于7月在甘肃敦煌举行。

  《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从主办方了解到,该国际研讨会此前已成功举办两届,正逐渐成为中国出版界与全球图书馆界的重要对话平台。

  在敦煌“第三次对话”期间,来自海外高校图书馆的代表与国内出版社负责人在深入了解彼此需求、探讨合作潜力的基础上,更结合大数据的大背景,交流经验、热情讨论,共同为中国出版走出去出谋献策。

  说产品:优质内容仍是“王道”

  “大数据时代更需要优质内容。”商务印书馆数字出版中心主任孙述学表示,该社花了很大精力提供优质数字产品内容,比如与中国知网合作的《百种精品工具书数据库》《〈东方杂志〉数据库》等。

  “数字出版牛气冲天,我们小心谨慎。你们在谈云,我们在谈如何更加准确。”中华书局副总编辑顾青认为,传统出版单位开展数字出版的最大特点是更加谨慎、更加重视内容的准确性,尤其在古籍出版的数字化方面更应如此,为此,该社正与优质平台商合作开发《中华经典古籍库》《中华基本史籍知识库》,努力建立一套古籍文献和出土文献以及学术研究成果有机关联的综合知识服务体系。

  而对于如何推动更多适合海外读者胃口的优质数字出版产品,来自大洋彼岸的图书馆专家们也提出了一系列建议。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东亚图书馆馆长李想认为,可以试行“先试用、再购买”的“用户驱动采购”模式,使出版商与读者经由图书馆建立一个互相交流的渠道,进而调整、策划更加对路适销的选题。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亚洲图书馆代理馆长刘静提出,海外大学里有很多知名的中国研究学者,因此海外图书馆可以帮助中国出版社与其建立联系、开展更多出版合作。

  议价格:弹性合作并非不可能

  “图书馆与出版社的爱恨关系,在哪里都有。”美国巴尔的摩城市社区学院图书馆教务主任王树的这句话,一语道出了图书馆与出版社既合作又矛盾的关系,而在产品价格方面,这种“爱恨交织”的关系表现得格外明显。“在美国大学,真看得懂中文的不超过200人,做东亚研究且用到数据库的不会超过50个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图书馆薛燕说,中文数据库的海外使用者有限,而出版社开发的重要数据库一般成本高、价格也高,海外图书馆压力较大。她建议,可以通过几家图书馆联合购买的方式进行。此外,经销机构如果把相关信息反映到教授处,也有利于图书馆争取到更多购买经费。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东亚图书馆馆长程洪认为,中文数据库的定价方式可以更灵活一些。“很多内容打包在一起捆绑销售的情况下,很容易造成内容重复。”程洪希望出版单位和数据库制造商与图书馆加强沟通,了解需求,可以选择性购买数据库的某部分内容,这样价格也会降低一些。还有的图书馆代表提出,可以借鉴美国教科书的方式,采用租借的形式“购买”中文数据库,用一次付一次钱,价格只是平常书价的10%~15%,这样可能会提高小用户群体的使用意愿。

  对于图书馆代表们的意见,出版社明显也有自己的委屈。北京大学出版社第六事业部主任林章波说,如果不考虑学术价值,只用产品价格来衡量的话,电子书的价格已经远远低于纸质书,而信息服务商在对出版社的内容进行打包销售时又使其价格再次降低。“越做越低,投入什么时候有回报?”“我们是正规的出版社,内容是有成本的,产品质量越高成本也会越高。”孙述学也认为,图书馆与出版社在价格上应彼此尊重、相互理解。

  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义民表示,在目前情况下,为保护出版者利益,取消打包销售还不现实。但很快,通过推出新的书报刊发现系统,就可以满足图书馆的上述需求。北京大学出版社也正在搭建自己的平台,计划采用更多适用于用户的方式出版、发行自己的数字出版产品。

  走出去:数字出版更有利

  从国内出版社与海外图书馆开展合作的角度来说,走出去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数字出版研究所所长王飚认为,数字出版产品走出去存在众多便利,但数字出版方还要在产品内容、渠道构建、服务模式等方面下更大功夫。

  王树则建议,走出去出版物的内容一定要本土化。据他介绍,目前美国本地化商业模式最成功的中文教材是斯坦福大学马丽萍教授做的《中文儿歌》,如果国内出版社与其合作开发多媒体版教材、网络版教材,会大大增加其互动性和娱乐性,进而扩展市场占有率。“不出5年或者10年,就会有很多中国出版社在海外设立分公司,最好的方式是与当地机构合作,双方在内容上共同策划选题、经济上互相参股。”

  薛燕等北美图书馆代表则表示,目前中国电子书在使用时不太方便,希望产品的格式和使用方法进一步与国际标准和西方使用习惯接轨,否则会影响购买者的积极性。

  人民军医出版社数字出版中心主任秦新利则深有感触地说,对在海外鲜有发行渠道的出版社来说,选择好的渠道商非常必要。仅去年与中国知网的合作中,该社的数字出版产品就回款数百万元,而此前与另一家渠道商合作,6年才收回62万元。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副书记初天斌则表示,走出去不仅需要好的发行渠道,更需要畅通有效的信息渠道,“让我们知道海外需要什么内容、需要什么格式等,从而进一步创新合作方式。”

  针对上述问题,张义民介绍了“数字出版国际营销平台”项目,引起在座出版社代表的浓厚兴趣。

  据了解,该项目已在去年获得财政部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支持,旨在打造显著体现中国思想文化优势、客观反映当代中国真实面貌的国际数字出版平台。平台通过全面汇集海外读者的需求信息,打通国际发行渠道,全方位服务于出版社直接面向海外市场的出版经营活动。此外,“数字出版国际营销平台”还计划建立优秀出口作品评价、遴选机制,指导组织规模化的翻译出版,加快国际出版做大做强的步伐。